澳门金莎娱乐网站,www.4166.com,金沙4166官网登录


合和文苑
吾师--姚先生

吾师--姚先生

 

来源:庆来学校  张郁   

   

  我的老师姚先生是一个瘦老头,喜欢在秋天穿米色的风衣、黑色的裤子,再搭配上一双时髦的大头皮鞋,每每看到他,他右手的胳膊下总是夹着书。高大家好多届的师姐说,先生年轻的时候很是风度翩翩,于是便有了个诗意的绰号——风中芦苇。先生教大家的时候已经六十多了,已经不再年轻的他脸上有了深深的皱纹褶子,但大家还是愿意这样叫他。

 

  姚先生是教中国现代文学的,记得第一堂课,当他穿着标志性的风衣、夹着厚厚的书出现在大家眼前时,大家就大呼郁闷,甚至由于他穿风衣的缘故,有人戏称他为“别里科夫”。多年的经验,大家总结“老人家”讲课都是枯燥而乏味的,哪怕他是所谓的教授,所以大家对“老人家”的课有种从骨子里透着的抵触。先生好像没有觉察到大家的不满,很兴奋地走上讲台,开始了他的讲课。当他那口“吴侬软语”的上海普通话一出来,大家马上就笑得人仰马翻了。于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学习上海普通话成了大家班的一种时髦,甚至有的男同学在上课回答问题时也故意这样说,一心想给先生难堪,可先生总是笑笑说:“谢谢侬的回答。”如果说先生的上海普通话是给大家的一个惊喜的话,那么他接下来的讲课则是一个大大的“反转”。他以一种近乎散文的口语、诗歌的情怀,将一个个小说故事和作家的传奇人生串起了整个现代文学的发展,每提及一个作家、一部作品他都能用极精辟的语言点到为止,让人遐想无限,恨不得马上冲到图书馆看个究竟。就这样两节课在不经意间结束了,大家感叹道:“课,原来可以这样上啊!”

 

  从那以后上他的课就要抢位子了,因为你不仅要和本班的学生竞争,还要和其他系的“花生”(姚先生粉丝团的名称)抢地盘。先生有课时总喜欢提前十五分钟到,他会给每一个进门的学生一个慈祥的微笑,大家觉得他亲切的像自己的爷爷。先生教了四十多年的书,但他的课却绝不重复,他永远都在跟着时代的步伐走,他的家像是个图书馆,家里的研究资料从四十年代到最新的都有,他总是在自己的文章中不断地否定自我,令人很是钦佩。

 

  在中国现代文学的长河里,先生钟爱温润的作家,他特别喜欢单纯而清新的文学作品,比如萧红的《呼兰河传》。在讲《呼兰河传》时,他从单纯的儿童视角去解读整部作品透露的凄美、苍凉、挽歌情调,读完里面的句子:“呼兰河这小城边,以前住着我的祖父,现在埋着我的祖父。我生的时候祖父已经六十多了,我长到四五岁,祖父就快七十了,我还没长到二十岁祖父就八十了,祖父一过了八十,就死了,从前那后花园的主人而今不见了,老主人死了,小主人逃荒去了。”我看见先生的眼圈红了。现在每每读《呼兰河传》,读到萧红的老祖父时,我眼前总会出现先生的样子。

 

  先生常常爱说这样一句话:“我教了一辈子的书,当了一辈子的学生。”我总想先生教书是教学生,那他又当了谁一辈子的学生呢?如今我也成了一名老师,渐渐对先生这句话开始有了新的感悟。大家的姚先生啊,你可知道?你是学生心中永远明亮的一盏灯啊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Time:2019-08-01 17:24:32
RETURN
}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